135-8827-4422

联系我们

电话:135-8827-4422
微信:135-8827-4422
地址:绍兴新市区北京南路

绍兴侦探调查

绍兴侦探:杭州男子杀妻案一审开庭 真相大白

作者:佚名 发布时间:2023-09-05 11:24

绍兴侦探:杭州男子杀妻案一审开庭 真相大白5月14日上午,杭州蒙蒙细雨,钱塘江畔的杭州市中级法院门口,人群聚集。 全国各地记者在马路对面架起摄像头,在门口开始直播; 也有普通的杭州市民,有挥舞蒲扇的老人,也有抱着孩子驻足观看的妇女。上午8时30分,受害人赖某丽的大女儿于某及其丈夫出现在法院门口。 一道黑色的铁门将庭门围住,只在一侧留下了一个开口。 作为一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,于某和丈夫走过长长的楼梯,经过安检后进入法院大楼。

一名年长的妇女自称是赖的邻居。 该女子声称拥有案发同一栋楼内一户人家的财产权。 由于是农村拆迁楼,整栋楼不能出售,只能出租。 赖某丽被杀后,隔壁的房租从每月3500元大幅跌至2500元。 隔壁的公寓布局和面积与赖某丽家相同,是一套55平方米的狭小两居室。

5月14日上午,杭州中院门口聚集了一群人,其中有记者,也有普通市民。新京报记者 袁素文 摄

上午九点左右,法院门口安全门外的长凳上坐着几名老年妇女。 他们紧紧地戴着口罩,把包放在腿上。 一位短发的老奶奶说,她是萧山人,是某公司的表姐。 由于观众人数有限,她只能在场外等待。 5月7日,她也来到杭州,赖某丽遇害后,在拆迁安置房楼下哭泣。

徐国立的亲属没有到场,被分配到两个观众席。 5月13日,也就是开庭前一天,徐国立的嫂子接到了记者的电话。 她家住家乡绍兴诸暨市秋山村。 对于记者的所有问题,包括“谁将出席庭审?”,她都回答“我不知道”。 。

庭审于上午九时准时开始。 徐国立穿着防护服被押入法庭。 他比事发时更秃顶。 他戴着口罩,左手拿着一卷材料和眼镜。

在法庭上,徐国立对2020年7月5日凌​​晨杀害妻子没有异议。但他也回顾了自己与赖某丽的感情史:两人1988年相识,交往了三年,1999年分手。他们正在讨论结婚的事。 2008年重聚后,他们离开了配偶,组建了新的家庭。 小女儿。 至于他为什么杀人,他给自己找了几个理由,包括房子之类的鸡毛蒜皮的小事,还有小女儿的教育问题。

“我爱她,但我也恨她,我对此无能为力。” 徐国立一边解释一边泪流满面。

在最后陈述阶段,徐国立认罪悔罪。

这起失踪案实际上是一起凶杀案

时间回到10个月前,2020年7月6日晚上8点,于某前往四季青派出所,声称母亲失踪,请求民警帮忙调整监控。 与我同行的徐国立说:“4日晚上10点左右,我和妻子看完电视就睡觉了。5日凌晨0时30分左右,我去的时候,妻子还在床上睡觉。” “厕所,但我5号早上5点左右就起床了。然后我的妻子就失踪了。”

5月14日,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徐国立案。新京报记者 袁素文 摄

赖某丽的神秘失踪成为当地新闻。 “她出去肯定不会一个人,她不能一个人出去。” 面对电视镜头,徐国立说话时有些停顿,有时也说不清楚。 他有时会说,他不知道妻子是死是活,也不知道自己以后的生活要做什么。 小女儿怎么办,她有时会说,找不到就别找,说不定过几天你就回来了。

警方调查初期,家属称,7月6日19时许,徐国立先后联系赖某丽的妹妹等人杭州男子杀妻案一审开庭 真相大白,询问赖某丽的下落。 赖女士失踪后,家里只丢失了一件吊带睡衣,手机、钱包、银行卡都在家里。

但当被问及是否担心妻子的去世时,徐国立表示:“我不担心。”

赖某丽、许国立居住的楼内共有69户、179人。 全社区共有6栋楼,379户,1075人。 小区内还有电梯井、水箱、检查井、储物柜、烟道、通风管道等。 许多秘密部分。

然而,这个小区却是一个“治安小区”,共有内部监控96个,外围监控近千个。

警方调取7月以来共计6000小时的监控视频后确认,7月4日17时04分,赖某利与小女儿在单位楼乘电梯回家,并未离开小区楼。

警方走访并询问了事发小区的所有居民; 对地下车库及所有隐蔽部位进行了四次地毯式勘察。 还重点走访了赖某利的家人、亲戚、邻居、同事、朋友等关系网络,还原了他的生活模式、人际关系、生活经历、活动轨迹、财务状况等。


二维码
电话:135-8827-4422
地址:绍兴新市区北京南路
Copyright © 2002-2024 绍兴市私家侦探 版权所有
网站地图 中山侦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