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2-5851-9593

联系我们

电话:182-5851-9593
微信:182-5851-9593
地址:绍兴新市区北京南路

调查事务所

绍兴侦探取证调查:绍兴女记者一边治病一边患

作者:佚名 发布时间:2023-08-10 18:39

绍兴侦探取证调查:绍兴女记者一边治病一边患癌症,她提供心理咨询来得太突然,我们曾经非常熟悉的那位个性十足的主持人就这样离开了。 连日来,央视主持人李咏因癌症去世的消息引发舆论唏嘘。在浙江绍兴,同为媒体人的张伟尤为感动。 在患癌近四年的时间里,她和李勇一样,看着病人悄然消失。幸运的是,40岁的她身体坚强,接受了67次化疗,还通过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考试。 在治病的同时,她还对患者进行心理疏导。生死之间,她还开通了公众号“张小雄”,写下了许多患者的故事。

晚期乳腺癌在生活最幸福的时候被发现今年5月,进入考场前,考官拦住了小熊,看了她几眼。 她身上裹着纱布,手里拿着止痛药。小熊说:你没看错,这就是我。身份证上,小熊的照片看起来很不一样,经过几年的化疗,他的外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她曾经是一名电视台记者,现在却像个“小孩子”。“我病了,”她对考官说。 考官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,说道:“对不起。”这个小小的举动让小熊很感动。 这次考试,她通过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资格。没有人知道她是一名晚期癌症患者。

第一次发现时,她刚刚生下女儿。 到现在已经快四年了。四年来,她接受了67次化疗和10次放疗,所经历的痛苦自然是太多了。 疼的时候,她就想把铁棍咬断。她是绍兴人。 大学毕业后,她前往新西兰留学,随后在浙江大学自考本科汉语。 她到绍兴广播电视台工作,结婚并生下一个女儿。就在我人生最幸福的时候,我突然被诊断出乳腺癌晚期。 那时,癌细胞已经扩散到我的全身。医生说,你活不了几个月了,应该回去而不是治疗。是小雄的妈妈跪下来求医生,小雄的爸爸也因癌症去世了。 母女相依为命,只要还活着,就必须接受她。

从绍兴到上海,颠簸的公交车,这几年的求医之路。 “要么在医院,要么在去医院的路上。”她接受了67次化疗和10次放疗,妈妈每次都在笔记本上记录下来。“有药就好,没药就可怕。” 她说。 对于她来说,所有的乳腺癌药物都已经用过。 现在我正在使用抗结肠癌的药物,效果还不错。这几天,看到李勇在美国去世的消息,她很感动,“如果差别不大,何必千里迢迢出国接受治疗,至少中国有新的抗癌药物审批制度没那么麻烦。”很多人会奇怪为什么是我小雄的愿望是成为一名心理咨询师,给患者带来一些心理安慰,帮助他们解除恐惧。因为癌症实在是太痛苦了。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中,老鲁买不到仿制药,就趁人不备自杀了——其中也不乏小雄的病人。通常他们会割腕或者吞下安眠药,有的是因为太难受,有的是因为病得太久拖累了家人或者被别人拒绝了。 有些人获救,有些则没有。

小熊有亲身经历,性格乐观,喜欢开玩笑,经常逗得病人开怀大笑。 比如在医院里,如果病人不肯吃饭或者哭闹,医生就会打电话给她,如果她能帮忙,她总是很乐意帮忙。她知道,新收治的病人心态总是不好、阴郁。 他们很容易抑郁,抱怨抱怨,自己没有做错什么,而且过着很讲究的生活,为什么会得这种病呢?很多人会疑惑:为什么是我。而有些人一开始会很乐观,“我一定要战胜肿瘤”。 但最终没过多久,就被肿瘤打败了。小熊已经看过很多次了,但她还是看不懂。她觉得对抗癌症,重要的是认清现实,保持冷静、感恩的心态。 “因为这可能是一场马拉松,毕竟上帝给了我们机会。”小熊喜欢开玩笑。

比如,在超市购物时,偶尔有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她,她也不介意,大方地走到他们面前,往往会把他们吓跑。 走路的时候,有人会回头看她几眼,小熊就会做鬼脸,然后就跑开。如果不坚持那就太无知了小熊喜欢看书,最近她在读《生命的意义》。“如果我要说生命的意义是什么,我也在摸索。” 她说。 但她知道,有很多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人捐钱救了她的命,还有很多亲朋好友陪伴着她一步一步活下去。 如果她不坚持,那就太无知了。小熊的家乡是一座充满爱心的城市。几年前,很多人给她义卖,她的单位也捐了几十万元。 这些年来,我时常去看望她。 因为她本身也是一个非常有爱心的人。当记者时,肖熊经营民生报社,工资不高,但遇到困难时她总会给他们一些钱。

现在,这些人之中,有不少人得到消息,都来看望她。 他们还给了她钱,还送了一些东西。很多年前,小熊采访了一位生病的云南女孩。 那时候,每次路过医院,小熊都会给她和两个年幼的孩子带一些粽子和糕点。后来女孩回到了云南,在那里很辛苦地带着两个孩子生活,偶尔也有联系。每年收获的季节,小熊都会收到一箱箱、一袋袋从云南寄来的苹果、土豆、青核桃。“现在大概容易多了,光是今年,我就送了六七次了,不用这么客气,我也不听。” 小雄笑着说道。“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谢谢她,谢谢她这样的朋友,这一切都在我心里,我好像没有为你做任何事,但你却给了我这么多。”小雄的病无法治愈,她心里也清楚。 当癌细胞扩散到全身后,只能移植肝脏来挽救它。

前几天,她妈妈说要问问能不能做肝移植,如果可以就给她移植一个肝脏。她的一个朋友说,“愿意做一场比赛,然后把她的肝脏给我”。 还叮嘱她赶紧制定考核准备计划。小熊队表示,这造成了很大的身体伤害。 对方说,我愿意把我身体的一部分给你。“我真的很幸运,所以我必须坚持下去,”她说。日前,她前往上海接受治疗。 她发着40℃的高烧,病情很严重,但她活了下来。当她身体好的时候,她喜欢去图书馆看书。 她还想学德语,她想做的事情有很多。这几天,主持人李咏去世的消息也传遍了小雄的朋友圈。但对于她来说,这样的结果已经见得太多了。我患病三年多了,病房里进进出出的病人总是数百人。 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没有消息。

让小雄害怕的是,微信朋友圈突然停止更新了。一个人就这么突然、无声无息地从世界上消失了。几天前,小熊和妈妈坐在公交车上,用手指数着还剩多少人。 经过计算,确认的有七十多个。小熊爱文字,写了几十个关于病人的故事。 有世间的冷酷,有人情的温暖,也有生命的无常和坚韧。病人群中只剩下小雄一人大多数乳腺癌患者是女性。 女人生病的时候,总是需要男人来照顾。她发现,相对来说,上海男人更加细心,“可能他们在家里习惯了。” 不管多早,他们都会准时过来照顾,洗脸洗脚,很贴心,说话也轻声细语。 而更多的男人则缺乏耐心。有的甚至把自己的小三找上门来强行离婚,有的叫嚣着要分割财产。 有些人找不到它。 有的人生病了,家人见状都躲了起来。四川有一位患者绍兴专业侦探,手术前被家人拦住,必须签署财产公证书才能进入。 她一边哭一边签名。

“时间长了,家里人会累,不会像刚开始那么在意细节,所以很多人最后还是要靠自己。” 她说。她的一名患者来自安徽,有两个孩子。 她的丈夫平时家里经营着一家汽车修理店,生活过得还不错。 癌症打破平静后,她的丈夫失踪了。 她一边看病,一边摆摊卖水果。 我去上海医院看病,但住不起酒店,就花了50块钱住了走廊。 小雄见她可怜,就帮她在微信上卖水果。 但这样的生活能持续多久呢? 去年,这位患者离开了。病人群里原本有七八个人的小群,现在只剩下小雄了,其他人都沉默了,她只好伤心地解散了群。老公带老婆去旅游的照片病魔虽然残酷4年67次化疗,绍兴女记者一边治病一边患癌症,她提供心理咨询,但也温暖动人。

有一位患者叫小暖,来自福建,在北京工作,也从事媒体工作。 她是一个女孩,年轻漂亮,和丈夫十分恩爱。生病的时候,夫妻俩在窗台上看日落,拍了张照片。 他们去世后,只剩下丈夫和一张空椅子,丈夫手里拿着一朵黄色的菊花。看到这两张照片,小熊哭了。现在,丈夫带着小暖的照片到处旅行,完成妻子的心愿。 小暖弥留之际,写下一张纸条:可惜此生不能与你走到最后。 在小雄看来,他们五年多的婚姻并不算长,但却凝聚了很多五十年婚姻的激情和细腻。 生病时,夫妻间除了搞笑的爱情故事外,聊得最多的就是生死,也常常聊到孩子。

“以后你可能会嫁给别人,还会生孩子。” 有一次,谈起这个话题,小暖对丈夫说道:“那你以后给你的女儿起名叫我吧,投胎后我就是你的女儿了。” 你还好吗?”丈夫回答说“好”,然后默默地哭泣。小雄已经送走了几十名病人,留下来的另一半,有的一直孤身一人,有的在一段时间后重新组建了家庭。小熊觉得没有什么对错,就像不得不离开的另一半希望能够好好地生活一样。那些重建家庭的人,也让人们看到了生命的坚韧和奋进; 那些不愿离开、接受结局的绍兴分离小三公司,大概就是爱情的模样。父亲在舞台上给女儿唱歌

虽然不愿意放弃,虽然想留下来,但还是有很多人离开了。丁一江就是其中之一。 他幽默风趣,非常疼爱自己的女儿。去年在一个电视节目中,小熊看到丁一江打球,他的妻子和女儿就去帮他解围。 听到这个消息后,小熊和他的病人都守在电视机前。屏幕上瘦高的丁一江说,他想给女儿留下一些东西,让她以后看到父亲时想起她。 他想给他的孩子们唱《吻我的宝贝》。台下的太太们已经哭成了泪人。 来自世界各地的患者在电视机前忍不住落泪。 编舞者带着他的女儿格格回到后台。 生怕她被这样的场景吓到。 孩子还太小,无法理解癌症是什么,也无法向她解释分离和死亡。 今年三月份有一个录制的节目,但是小雄没有看。 据说,丁一江为格格准备了一本特别的相册。 他还想象着格格长大后,上小学、初中、大学,再到后来恋爱结婚的样子。

丁一江还给女儿准备了一张银行卡,定期存一些钱进去,表示以后用来给女儿做嫁妆。 他说,他可能不会等到牵着格格的手走进婚礼殿堂,把她交给新郎的那一刻。 我为我的女儿做了这样的事。那场节目,主持人和评委都红了眼眶。 小熊看了一段短片。 我一直想把它找出来再看一遍,但现在,我越来越不敢看它了。 但这个爱搞笑、内心柔软细腻的年轻人最终还是离开了。准妈妈来化疗有一个生病的朋友,小熊不知道她的名字,不知道她从事什么职业,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。 但还是感动了小熊,这就是准妈妈啊。 今年1月底,小雄在上海化疗时遇见了她。

交谈中我知道,她才30岁出头,徐州人,接受手术后挺着大肚子,想来想去,还是舍不得放弃孩子。随后,母亲陪着她在上海接受化疗、等待分娩。 据说,跑遍了上海各大医院,几乎没有人敢收她去做产前检查。 最终,上海第六医院收治了她。 闻言,肖雄的病房里议论纷纷,有佩服的,也有反对的。 最集中的意见是:你就不怕化疗影响到你肚子里的孩子吗? 而且孕产期是雌激素倍增的特殊时期,就不怕癌症复发转移吗?很多人认为她应该把孩子带走,那是最理性、最安全的选择。 她笑着说,医生说,查了很多中外资料后,没有报告显示化疗对腹中胎儿有明显影响。

绍兴侦探取证调查小熊说,你能把你的个人资料拍下来发到朋友圈说一下吗? 她微笑着说是的。 小熊发了微信朋友圈后,评论果然炸了。 几乎70%的声音都说你不应该冒这个风险去生孩子,生命是第一位的。 大约有一半的人都在敬佩,伟大的母亲!很难说是非对错,也很难说是责备还是赞扬。 不过,令肖雄佩服的是,这位准妈妈是那么的坚决、从容,仿佛外界的赞扬或者批评与她无关。 她和未出生的孩子在等待分娩时受到安静的对待。


二维码
电话:182-5851-9593
地址:绍兴新市区北京南路
Copyright © 2002-2024 绍兴市私家侦探 版权所有
网站地图 中山侦探